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藝術文化 > 傳承文化

中華民族為什么叫“漢族”

發表于:2016-09-19  

 32596.jpg

 相信有不少國人不知道,我們為什么叫“漢簇” 為何不叫“華簇”呢?來看看這是由歷史原因形成的

1、漢族來源的簡介

漢族是中國的主體民族。到20世紀末人口已達12億左右,是中國人口最多,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。漢族主要分布在中國大陸、香港、澳門、臺灣、新加坡,以及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和地區。在漢代,華夏族與周圍的少數民族融合成新民族,從此,這個民族沒再有大的演變只是吞并融合了一些小族。漢朝是漢族形成的時代,因此以國名為族名。

漢朝不僅經歷時間長(西漢、東漢的歷史加起來長達500多年),而且空前強盛。漢武帝派兵橫掃漠北,沉重打擊了匈奴的勢力。后來匈奴分裂,北匈奴被迫西遷,南匈奴則向漢朝臣服,此后漢民族一連幾百年都沒有遭到外族較大的襲擾。 

這是一個值得我們民族驕傲的朝代,另一個朝代是唐朝,所以我們用“漢唐”來借代漢族的強盛時期,自稱“漢人”、“漢族”,而海外僑胞則自稱“唐人”,道理是一樣的。漢人是因為我們的第一個強大時期出現在“西漢”。

2、漢族來源的歷史背景

幾乎在秦王掃六合的同時,匈奴的杰出領袖冒頓單于率領部族擊敗強大的東胡和月氏,使弱小的匈奴成為大漠的王者,也就是從這時開始,匈奴這兩個字成為中原農業帝國的夢魘。

公元前200年,漢高祖劉邦挾楚漢爭勝之余威,率32萬步兵征討騷擾長城一線的匈奴,此時匈奴剛剛崛起,中原軍隊還不知其實力,冒頓每日以百千老弱士卒誘敵,劉邦信以為真,“宜將余勇追窮寇”,一路追殺下去,結果到了白登山,匈奴40萬精銳騎兵一夜之間將漢軍團團包圍,老劉天亮一看四周那些如狼似虎的匈奴騎兵,連打的膽子也沒了,只好派陳平偷偷跑到冒頓正室夫人那兒走后門,送上厚禮,又使了一招“反美人”,這才換得冒頓網開一面。

白登一戰,匈奴威名遠播,而中原經過秦末連年戰亂,元氣大傷,連劉邦上朝想找四匹毛色相同的馬拉車都無法辦到,拿什么去跟匈奴對抗?于是漢朝只好采用和親政策換得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。

但是這種和親政策畢竟不是平等條件下形成的,無法與盛唐強漢時期的和親相比,所以匈奴人并未停止騷擾漢朝北部邊界。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70年,其間匈奴年年小犯,時有大犯,如:文帝十四年匈奴14萬騎兵入寇,擊殺北地郡都尉(相當現在的軍區司令),焚漢皇行宮,京師震動,文帝急招周舍等率10萬騎拱衛長安。基于實力懸殊,漢朝一直忍而不發,暗地做軍事準備,最主要的就是全民養馬,整個漢軍由步向騎轉化。

3、漢朝對匈奴的反攻

到文景末期,漢朝元氣大增,國庫里的錢堆積如山,因為長時間不用,連串錢的繩子都腐爛了,很多地方特別是在北方,家家有馬,人人善騎。這樣,漢朝等待了70年的時機終于來到了。

武帝元朔二年(公元前127年),匈奴入寇上谷、漁陽一線,漢車騎將軍衛青率漢騎數萬出云中,擊殺匈奴數千,收復河套地區,設朔方等郡,解除了匈奴對長安的直接威脅。此為第一次漢征匈奴,屬試探性質,匈奴未受重大打擊,不久又以數萬騎入寇代郡,殺太守。元朔五年、六年,衛青連率大軍出塞,頗有斬獲,匈奴逐漸意識到今日之漢已非過去的弱漢了。

武帝元狩二年(前121年),年僅19歲的漢驃騎將軍霍去病率萬騎出隴西,過焉支山千里與匈奴主力遭遇,鐵騎互沖,白刃相接,匈奴大敗,漢斬虜首一萬八千。同年夏,霍再率數萬鐵騎攻祁連,殺無數,俘三萬,得匈奴王祭天金人。
這兩仗打下來,匈奴才算開始真正吃到漢軍的苦頭。于是破天荒地,匈奴休屠王和渾邪王率四萬部屬來降。

因為這種事在漢匈關系史上從未有過,漢朝臣紛紛議論可能是詐降,不受上,霍去病力排眾議,率萬騎前去受降。及至兩軍相會,休屠王見漢軍軍容強健,生怕降后受戮,開始反悔,渾邪王不允,二王相爭,匈奴陣中頓起騷亂,霍去病一見,雖情況不明但當機立斷,率千余精銳直撲匈奴陣中,當場格殺休屠王及二心者數千人,余者皆降。此戰之后,漢在新收之地設武威、酒泉、張掖、敦煌四郡,“金城、河西并南山(祁連山)至鹽澤(羅布泊),空無匈奴”。


4、大漢軍功的登峰造極

元狩四年(前119年),漢對匈奴發動了決定性打擊!大漢鐵騎10萬、步兵及輜重數十萬,兵分兩路,由衛青和霍去病分別率領,東西并進,橫渡大漠。衛青一路過大漠千里,在今外蒙古中北部與匈奴大單于直屬主力部隊相遇。漢軍以車結陣,出精騎與匈奴主力正面對沖,戰正酣時,狂風大作、飛沙走石,衛青借機派萬余精騎左右包抄,乘風而進,一舉將匈奴包圍。漢軍鐵騎本就彪悍過人,再加上于飛沙走石、昏天黑地之際乘風而來,一時有如天兵下凡、匈奴見皆膽裂。戰至此時,勝負已定,匈奴被斬首級一萬九千級,大單于僅率百騎遠遁,連大印和夫人都沒顧上帶。

霍去病一路更是顯赫。其軍入匈奴境兩千余里,與匈奴左賢王戰,斬首七萬余,然后乘勝追殺,一直到大漠極北的狼居胥山(今外蒙北端),數日不見匈奴蹤跡而返。在歸國之前,英姿勃發的年青統帥霍去病登上狼居胥山,南面中原,設壇拜祭,并立戰勝碑于山上以茲紀念。從此,中國成語里多了一條“封狼居胥”。此戰之后,匈奴膽寒,幾年后趙破奴率大軍再出塞竟然出現了千里不見匈奴蹤跡的怪事。

至此,漢之天威四海遠揚,元封元年,漢武帝親率鐵騎十八萬出塞,在單于臺駐扎,晝則旌旗千里,夜則篝火如星,軍威赫赫,匈奴竟不敢戰。漢武帝干脆派使節去大單于那兒送戰書,叫他能戰則戰,不能戰則降,莫要不戰不降,在極北之地受罪。單于大怒,但怒歸怒,打還是不敢打,最后只好灰溜溜地遷到貝加爾湖“受罪”去了。

漢武登單于臺標志著漢之天威的鼎盛之時,從這時起數百年間,中國周邊再也沒有能與中國抗衡的力量,總體和平,在強有力的武裝和打擊的保證之下,終于來到神州大地。

對匈奴之戰是漢代持續時間最長,規模最大,也是最具重要意義的戰爭。在同時代,還有漢征大宛,漢征南越等一系列戰爭,戰爭的結果是持久的和平和絲綢之路的開通。而漢朝子民也可以自豪地對無法無天的外族宣稱“犯強漢者,雖遠必誅!”

贊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推薦資訊
省非物質文化遺產 優秀科研成果評選結果出爐 唐寶齋創始人高水旺《大唐三彩》一等獎
省非物質文化遺產 優
支持非洲小朋友 唐寶齋高水旺大師作品 穩 老鐵
支持非洲小朋友 唐寶
走進科普基地  揭開神秘面紗
走進科普基地 揭開神
教育家陶西平參觀唐寶齋并與高水旺大師交流唐三彩陶瓷文化
教育家陶西平參觀唐寶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排列5彩票2元网走势图 北京快3助手安卓下载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山东11选5前三直一定 成都期货配资 河南快3基本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机选 医药板块股票推荐 快乐10分口诀任四5倍中奖有多少钱 极速赛车预测app 股票入门免费教学视频 买股票最低多少钱 如何看出来是真钱假钱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开奖 北京股票融资贷款 江苏快3开奖跨度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9.28